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奔驰之狼的博客

奔驰之狼的博客

 
 
 

日志

 
 
 
 

孙海英,究竟是什么厉害的武器?  

2014-12-29 13:2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喻培耘

环球时报近日又发雄文:《孙海英成美“扳倒中国”的第三种武器》。


孙海英,一个年近花甲的老演员,一个手无寸铁只有缚鸡之力的老头子,居然成了环球时报眼中的一种武器,而且是可以扳倒中国的武器,而且是美国用来扳倒中国的武器!环球时报发如此惊人之语,足证其一贯的叨飞盘啃骨头吃狗屎之扭曲变态狂魔精神癔症早已病入膏肓。中国这么大,又有宇宙真理,又有三个自信,又有八荣八耻,又有工人阶级的先锋队领导,又有战无不胜的钢铁长城,居然可以让一个平民老头子就轻易扳倒,这国家是泥捏的还是水做的?就是泥捏的水做的,我估计孙海英老哥那一大把年纪了,也不一定能扳得倒。


当时间走到2014年年末时,孙海英老哥突然成了一个超级男生,成了一个耀眼靶子。军报批他作为基督徒,没资格也演不好共产党员;环球时报说他是美国扳倒中国的厉害武器;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发微博大呼小叫要开除孙海英党籍——呵,党籍,多么沉重的名词!对此我只想徐徐吐出一句:只有长驻于人心的党籍才是有意义有光华的党籍,仅仅只在纸面上停留而在人心荡然无存的党籍,与一张废纸有何区别呢?


在我眼中,海英老哥一直是一个非常正直、非常善良的人,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老实的人。这样一个人突然一下子成了各大媒体和一些人的攻击对象,身为大国小民,我们只能夫乎何言!


孙海英一辈子做什么了?至少他没贪过钱,没包过二奶,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不过是演了一些戏,最近几年偶尔发发微薄而已。但从他微薄的字里行间,我能感觉到的,永远是一颗正直的滚烫的心。


再看所谓“扳倒国家”之说辞。其实中国这么大体量,这么多人口,岂是那么轻易被外国扳倒的?一个国家如果真正有了力量,真正有了自信,政府爱人民,人民因此而爱国家,还怕别人来扳吗?别人又扳得倒吗?比如以色列,谁去扳它试一试?我看谁也不敢去扳!谁也扳它不倒!这样的国家虽然小,但却是真正有力量、有自信的国家!


观察美国立国以来的行为,它感兴趣的不是去扳倒别的国家,而是扳倒一些反人类的政权。迄今为止,美国在世界上扳倒过不少政权,但还从未见它绕开政权而特意去扳倒一个国家。说美国要去扳倒哪个国家,我看多少有点象在说笑话。因为美国确实没必要也不可能去扳倒哪个国家。一个小小的古巴在美国眼皮底下,他尚且没去扳倒,中国这么大的体量,又与它远隔千山万水,与它无冤无仇,它来扳你中国干嘛呢,吃饱了撑的?


在现代政治学里,国家、政党、政府、政权、人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在中国,这些概念常常混为一谈,于是国家就长期享受着被强奸,人民就长期享受着被代表。所以,在环球时报刻意掩盖的真实语义里,所谓“扳倒国家”并非“扳倒国家”;或者说“此之谓扳倒国家”,并非“彼之念扳倒国家”——如此拗口而令人费解的表达,什么意思?你懂的!


其实真正可以扳倒中国的,不是美国,也不是别的任何国家,更不是孙海英,而是那些贪得无厌的贪官、那些无恶不作的权贵和现代衙内、那些为虎作伥的奴才和鹰犬。这样一帮天天在中国吃人肉喝人血、挖国家墙角、把财富往外国搬的人,才真正会让中国变得千疮百孔、大厦将倾,让秦砖汉瓦不再、唐风宋韵灭绝、大好河山失色、资源财富一空。所谓堡垒都是从内部坍塌的,此言的确非虚。


由孙海英,我还想起了其他一些人。我想起前不久因为有件事,完美先生刘德华也被人批,平民影帝、慈善大家周润发也被人批;今天因为一些言论,一个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的老演员也被人批。常识一文钱不值,逻辑被弃如敝屐,好人全都有罪,恶徒满街乱飞,这是一个什么世道?这又发出了一个什么信号?人们该如何看待这一切?此国的当下和未来究竟会往何方去?


呜呼,我说不出话,谨以此纪念孙海英老哥被环时视为美国武器的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